喝他喝过的酒

超能力

  • 除夕夜送大家一个喻黄小甜饼 ,祝大家新年快乐。

  • 竹马设定


“你相信超能力吗?”

“理论上来说是不存在的,但人总要对未知的东西保有一定的敬畏之心,所以我相信。(^_^)”

“哈哈哈哈哈哈,说相信就行了,哪儿那么多废话。那你相信我有超能力吗?”

“^_^”

“我会瞬间移动。”


“少天相信超能力吗?”

“哈哈哈哈哈哈,文州你打算盗我的梗吗?”

“^_^我也有。”

“啊?”

“我超喜欢你^_^”

      

第一章

       书桌右上角的手机震了一下,少年抬起头,一边翻着书页,一边伸手拿过手机,黑色屏幕上跳跃着一行字“你相信超能力吗?” ——来自少天。少年的嘴角荡开一丝笑意,眉眼弯弯。他解开锁屏,回了一条。

      “理论上来说是不存在的,但人总要对未知的东西保有一定的敬畏之心,所以我相信。(^_^)”。黄少天看着这条真情实感的回复,咧嘴大笑起来,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伸手捂住嘴,四处看了看。确认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后,他清了清嗓子,手指飞快地打了一行字。

      “哈哈哈哈哈哈,说相信就行了,哪儿那么多废话。那你相信我有超能力吗?”

      “^_^”

      “其实我会瞬间移动。“

       喻文州突然福至心灵,转头往窗外一瞧,黄少天带着大大的笑脸向他挥舞着右臂,黄昏的红日和晚霞的金光交错着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笑容像是迎春初开似的,透着积攒了整个冬天的明媚。

       那笑容像有实体一样,透过教室的墙壁,穿过千千万万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粒子,再一猛子扎进他的心里。喻文州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手下却一刻不停地将桌上物件尽数收进书包。

       喻文州给教室门落了锁,向黄少天走去。

      “怎么样怎么样,瞬间移动,信了吗信了吗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在喻文州走到他身边的一瞬转过身来,两人一齐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嗯,是瞬间移动,少天今天怎么结束得这么早?”喻文州问道。

      “哦,因为明天就球赛了,所以今天的训练提前结束。”

      “今天天色还早,回家前要去吃点东西吗?我请客。”喻文州举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又递到黄少天眼前。

      “好啊好啊,那我要叉烧包、奶黄包、虾饺、凤爪、榴莲千层、麻小…”

      “^_^前面五个今天可以满足你,麻小等明天吧,给你庆功。”

      “好啊好啊,这个安排很合理。”受到美食鼓励的黄少天用全身的动作表演着欢呼雀跃,催着喻文州快走。

       少年挺拔的背影像两株承霜载露的青松。

 

第二章

      “放学了吗?来体育馆接一下我吧,脚扭了。”喻文州收到微信的时候,刚刚打过放学铃,黄少天想必是怕打扰他上课,掐着点发的微信。但讲台上,物理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加速度,喻文州的心沉了一下,他知道黄少天的脚必定伤得不轻,否则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在脚伤这种事上向他求助。他开始聚精会神地盯着黑板上方挂着的时钟,渐渐的,时钟的滴答声竟盖过了物理老师那铿锵有力的讲说。

       正当喻文州暗自揣测着打篮球受伤的一百种可能性,并试图以排除法确定黄少天受伤的原因时,这堂课终于以一句“下一题我们明天上午第三节再讲,下课吧”宣告结束。喻文州飞快地扯出抽屉里的书包就冲出了教室。

       心急如焚的喻文州实在不想再百米冲刺到停车点推自行车,在教学楼前的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到达场馆的时候,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在左边观众席的最前面两排看到了一群穿黑色球衣的熟悉身影,他们全都兴致不高地随意聊着天,不时瞥一眼坐在最右边的黄少天。喻文州随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不出意外地捕捉到了那个清瘦的身影,他正低头想着什么,眉眼舒展,看不出什么情绪。喻文州顿了顿,向黄少天走去,中途被一个人拦了一下,是郑轩。

       郑轩低头靠近喻文州,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刚才正平局胶着着,黄少灌篮跳起再落地的时候崴了脚,挺严重的样子,最后那球差最后一击,没进,我们36比37输了。本来打比赛这种事,肯定有赢有输的,我们都没有怪他的意思,可黄少他……,”见喻文州点头,郑轩没再说下去“总之你劝劝他吧,我们先走了。”

       一双脚停在眼前,黄少天抬起头,像是刚从恍惚中醒过来似的眨眨眼“你来啦,我们走吧!”说着,他站起身来,只是右脚突然传来钻心的疼,他身不由己地往一边倒去,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

      “很严重吗?”依然是一贯的温凉声线,却多少透出一些紧张的情绪。

      “没事儿,扭伤而已,但我能不能去你家待会儿,现在不太想回家呢。”黄少天掀动唇角笑了笑。

      “嗯,正好我家有消毒酒精和红花油,我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明天如果没有好转,一定要去医院好吗?”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点点头。


第三章

       在玄关换了拖鞋后,喻文州搀着黄少天去洗手间冲了冲脚。黄少天执意自己去沙发坐下,让喻文州去取急救箱。

       正当黄少天自己捧起脚查看的时候,喻文州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接过他的脚,只见脚踝那里已经肿起了一大块,有些地方甚至隐隐透出紫色,在白皙的脚背上显得十分触目惊心。

       喻文州拿起一个棉球,蘸了蘸酒精。他左手握着黄少天的脚踝,右手拿起棉球在肿起的部位轻轻擦拭,左脚传来的温热和右脚的清凉一同刺激着黄少天的感官,他微微打了一个寒颤。谁知这微小的动作却被喻文州捕捉到,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询问道:“很疼吗?一会儿擦红花油的时候得揉一揉,可能会有点儿疼。”

      “嗯。”

       将棉球丢进垃圾桶后,喻文州拿起红花油,倒了一些在手上搓了搓,然后附在黄少天肿起的右脚上,慢慢地揉着,将红花油均匀涂抹在肿起的部位。他的动作很小心,很轻柔,几乎感觉不到痛。喻文州专注地为黄少天揉着脚,从黄少天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轻轻颤动的睫毛,黄少天猝不及防开始心跳加速起来,他轻轻吸了口气,想压制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心猿意马。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脚上的扭伤、胸腔的震动、输了比赛的悔恨委屈突然联起手来向他发难,潮水般漫过他的胸口,涌进他的鼻腔,再泛滥到眼里。眼中的液体落下的一瞬间,连黄少天自己都吓了一跳。那滴晶莹的液体打在脚踝附近的皮肤上,喻文州抬起头恰好将黄少天无措地擦眼泪的动作收入眼中。

       喻文州先他一步伸出右手,用手背抚过黄少天发红的眼尾,擦去了那滴将落未落的泪。然后,他站起身来,在黄少天的身边坐下,用那双亮亮的、似乎永远藏着千万种情绪的黑色双眸,深深地望进黄少天的眼底。然后,他微微地向前倾身,一点一点地靠近黄少天,将嘴唇附在黄少天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似的吻。这个吻稍纵即逝,在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少天相信超能力吗?”

       黄少天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破涕而笑:“哈哈哈哈哈哈,文州你打算盗我的梗吗?”他的声音还有些低沉,带着浓浓的鼻音。

      “^_^我也有。”

      “啊?”

      “我超喜欢你^_^”

end